我军第五十军抗美援朝征战纪实

梁瑞林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五十军是由国民党六十军长春起义而改编建立的。1948年10月17日,国民党六十军在长春起义后,中央军委根据党的政策,1949年1月2日正式称这支部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十军。随后从各老部队、院校调入1500名骨干,按照我军建军原则建立了各种制度,特别是政治委员和政工制度,对部队进行了组织上、思想上、作风上“脱胎换骨”的改造,从而使这支部队成为了一支新型的人民军队。

1949年10月,五十军奉命参加鄂西战役。全军指战员斗志昂扬,不怕吃苦,不怕牺牲,英勇作战,圆满完成了战斗任务。第四野战军首长两次通令表扬:“五十军此次参加鄂西战役,坚决执行命令,不怕疲劳,作战勇敢,俘敌7000余人,与友军团结友爱,特别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首战立功,殊堪嘉慰,特通报表扬。”给予全军很大鼓舞与鞭策。

1949年11月,根据四野首长提议,经毛泽东主席批准,“同意五十军入川作战”,配合第一、二野战军作战,参加围歼成都战役,消灭胡宗南集团。入川作战一个月,解放了五座县城,毙敌380人,俘敌8165人,迫降敌17700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受到多次表扬。实战证明,这支起义部队,经过彻底改造和战斗锻炼,已经成为一支人民军队,它在解放全中国的战斗中功不可没。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纠集15国的军队,公开武装入侵朝鲜。美军不顾我国严正警告,于9月15日在朝鲜西海岸登陆后,越过三八线,疯狂向中朝边境进犯,并频繁轰炸扫射我国边境城乡,公然将战火烧到鸭绿江边。五十军从湖北移师北上,奉中央军委和志愿军首长命令,于1950年10月25日紧急入朝参战。各师分别于辑安、安东(今丹东)开赴朝鲜战场。五十军在第一战役奉命截击向楚山及新义州方向进犯之敌,并在安东及新义州设防,以保证志愿军后方安全。在第一、二次战役中虽没有参加较大战斗,但全军斗志昂扬,以饱满战斗热情起到钳制敌人配合友军作战的目的。第二次战役后,志愿军首长调四十军副军长蔡正国任五十军副军长,协助曾泽生军长指挥,使军队的领导力量更加强大。

美军遭我志愿军第一、二次战役沉重打击,被迫退至三八线以南地区,构筑工事,妄图继续北犯。为了歼灭敌人,扩大胜利,争取主动,志愿军首长决定,集中主力,突破三八线。1950年12月15日,五十军奉命参加第三战役。12月30日战役开始,我军开始全线进攻。战役开始,志愿军一举突破了麦克·阿瑟固守的三八线,守敌仓皇南逃。此时五十军各师分路追击南逃之敌。

一四九师沿高阳至汉城追击敌人。在议政府与美军二十五师一个营激战3小时,切断了一个英军负责掩护撤退的坦克营的后路。1951年1月3日当夜,步兵第四四五团与四四六团各一个营在汉城北有个叫佛弥的地方分路展开,将敌坦克行军纵队切成几段,实行前堵后截,拦腰攻击。敌先头坦克被打坏,堵住了后路,乱成一团。此时,我军各连队组织反坦克小组,采取多路出击,以集束手榴弹、炸药包、爆破筒,展开了群众性爆破坦克战斗。同时各级指挥员提出“炸毁一辆坦克立大功”号召,战士们斗志昂扬,奋勇争先,使战场一度白热化,敌人有的举手投降,顽抗者当即毙命。经过3小时激战,全歼英国二十九旅皇家坦克营。炸毁坦克27辆、汽车3辆,缴获坦克4辆、装甲车3辆、汽车18辆、榴弹炮2门,毙敌200余人,生俘敌英军少校营长以下227人。

一四八师、一五○师渡过临津江后,追击南逃之敌,与三十九军同时进占汉城,震惊了世界。

1951年1月11日,志愿军首长彭德怀、邓华、洪学智、韩先楚联名致电各军并上报军委,表扬一四九师四四六团:“我五十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在新年攻势中,由于全体指战员迅速积极行动,于高阳附近抓住英29旅及美军一部,给予沉重打击,打死打伤敌500余人,生俘英军少校营长以下227人,炸毁坦克27辆,缴获汽车18辆、装甲车3辆、榴弹炮两门。此种果敢战斗行动,值得全军学习,特通令表扬。”经过第三次战役,五十军士气更加高涨,全军上下进一步树立了敢打必胜的信心。

1951年在志愿军三次战役打击下,美军丢掉了汉城,败退至三七线以南地区。美国政府为挽回败局,夺回汉城,将我军压回三八线以北地区,破坏我军补充修整,阻止我军后续兵团开赴朝鲜战场,并调整部署,准备卷土重来。志愿军首长根据中央军委战略意图决定,由五十军和三十八军一一二师及人民军一军团组织防御。当时五十军经过连续一、二、三次战役,极度疲劳,加之粮弹供应不上,急需休整。但接受任务后,全军立即构筑工事,准备坚决打击反扑北进之敌。

其时,敌军调集联合国军2/3约23万的兵力,准备大举北进,以挽回败局。

五十军受命后,在汉江南岸加紧构筑野战工事。大战之前为察明敌情,1951年元月15日,一四九师四四七团派出三营副营长戴汝吉率领的200人侦察小分队,到美军占领的水原古城进行侦察。戴汝吉利用夜幕掩护率18勇士冲入城内,消灭美军一个宪兵排,生俘敌22名,毙伤敌60余名,烧毁汽车10辆,查清了敌情,打乱了敌人进攻部署。

五十军担负着汉城以南40公里正面防御任务,北面就是汉江,防御纵深只有30公里,可谓背水作战。一四八、一四九师分别据守由釜山、大邱至汉城铁路、公路两侧各高地。敌欲取汉城北进必争兄弟山、帽落山、白云山、文衡山诸高地。

1951年1月25日,敌军全面发起进攻。动用飞机200余架,坦克80辆,各种火炮300余门,掩护美三师、二十四师、二十五师及伪军一部近6万余人,全线发起大规模进攻。主要进攻方向是五十军正面。当时我军在天寒地冻、弹药不足、工程器材缺乏,敌我兵力、装备相差极为悬殊情况下,依托一般野战工事,英勇顽强地进行坚守防御,狠狠地打击了敌人。

1月27日开始,敌人用十倍于我兵力,向据守白云山前兄弟峰、东远里的四四七团二营阵地,终日以数十架飞机、大炮、坦克疯狂轰炸,掩护其步兵轮番进攻。该团部队浴血奋战,每天打退敌十几次进攻,在阵地前反复争夺。坚守11昼夜,毙伤敌1400余人,守住了白云山主峰,胜利完成了任务,该营上阵地时有880人,下阵地只有80人,其中还有18名伤员。

与此同时,敌人也向帽落山发起疯狂进攻。四四三团部队进行了顽强的阻击,在236.5高地,九连打退敌六次进攻,直至全连弹尽粮绝,人员大部伤亡。七连在123.9高地,机枪手田文富以灵活动作打退敌人多次进攻,杀伤敌50余名。他被炮弹炸起的泥土掩埋,挣扎着站起来,用机枪继续打击敌人。为了欺骗敌人,他把大衣、军帽放在一旁,引诱敌人火力,消耗敌人弹药。最后他壮烈牺牲。打扫战场时人们发现:他的大衣、军帽共有53处枪眼。这个遗物现保存在北京军事博物馆,他被授予英雄机枪射手称号,立大功一次。该团二连抗击敌人一个营的进攻,打退敌人多次冲锋,全连同志大部分伤亡,当300多敌人蜂拥而上时,机枪手王英子弹打光了,他抱起炸药包,拉开信管冲向敌群,与来犯之敌同归于尽,壮烈牺牲,保住了阵地。王英是王成式的英雄。

此间一五○师四五○团七连也在扬智里顽强地抗击敌人进攻。在十余天的战斗中,打退敌人十几次进攻,仅连级干部就伤亡七人,最后由炊事班副班长孟宪才担任连长指挥战斗,保住了阵地。此时,五十军各师团阵地与敌军全面接触,各阵地终日炮火连天,飞机到处投弹扫射,各山头硝烟弥漫,枪声不绝于耳,战斗十分惨烈,但各主要阵地仍在我军手中。经过近月余争夺,敌我双方都付出了沉重代价。在此次防御战中,各级指挥员均靠前指挥,带领部队在第一线打击敌人。四四六团二营教导员林加宝同志,全身八处受伤,肠子被打穿,仍不肯下阵地,直到被抬下阵地。四五○团参谋长刘凤卓同志,亲临该团七连,被炮弹炸伤,耳朵被震聋仍没下火线。

志愿军首长1月31日发通令表彰五十军全体指战员。特别表扬了四四三团、四四四团、四四七团英勇抗敌、坚守阵地的勇敢战斗作风,这些表彰对全军鼓舞极大,士气更加高涨。

汉江阻击战是以空间换时间,阻击到1951年2月17日全部撤至汉江北岸。在汉江北岸,五十军继续顽强阻击敌人,又阻敌20余天。五十军在汉江两岸防御战中,在军长曾泽生、政委徐文烈、副军长蔡正国指挥下,坚决贯彻积极防御思想,终于以劣势装备战胜了具有高度现代化的美国侵略军,打出了国威、打出了军威,完成了祖国和人民交给的光荣任务。

这次在汉江两岸五十昼夜阻击战也取得了巨大战果。阻止了敌人疯狂北进,保证了我主要军团休整和补充,为国内军团向朝鲜战场开进赢得了时间,消耗了大量敌人有生力量。在这次作战中,五十军共毙伤敌11000人,俘敌61人,缴获各种枪支1800多支,汽车17辆,坦克37辆,装甲车3辆,击落击伤敌机15架。

这次汉江两岸阻击战中,全军也涌现出大批先进单位和英雄模范人物。四四七团被授予“白云山团”。四四四团四连,四四五团八连、四五○团七连,分别被授予“修理山连”和“英雄连”称号,全军有8人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有16人被授予特等功臣,有476人立了大功。有7049人荣获朝鲜政府授予的勋章和奖章。当然,五十军在汉江两岸五十昼夜防御战中也付出了巨大牺牲,全军伤亡6256人。经统计,全军有7个整连(每连160人)31个排,138个班的指战员全部伤亡。四四七团坚守白云山阵地,伤亡最大,出国时该团3800人,下阵地时不足400人,四四三团、四五○团撤出战斗均不足500人。许多同志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永远长眠在异国他乡。

1951年3月15日,五十军奉命回国。4月10日部队到距新义州80公里准备入境时困难来了。当时指战员由于长时间爬山穿密林,行走在灌木丛中,棉衣棉裤全部“开花”了。战士们风趣地说,我们都成了济公活佛了。每个战士都是两眼布满血丝,嘴唇白裂,脸色蜡黄。出国时那种雄赳赳的样子不见了,国内刚要发服装,据说,周恩来总理知道了,不让换装。周总理说:“我们的战士是穿着那样的征衣战袍战胜敌人的,让祖国人民看一看,更有意义。”后来大家听说了此事,对周总理更加崇敬。回国后补充兵员装备,召开追悼大会和庆功会,总结作战经验。

1951年7月,五十军第二次入朝参战,驻守西海岸,防止敌人从侧后登陆,保证全军正面部队的安全。当时,盘踞在朝鲜西海岸一带大、小和岛、艾岛、段岛的敌人有白马大队,纠集匪特千余人,沿海居民常遭其抢劫,这些匪特又不断刺探我军情,威胁我军后方安全。志愿军总部为了配合我谈判小组,尽快达成协议,决定由五十军组织空、炮兵协同作战,消灭该股敌人。军长曾泽生、政委徐文烈、副军长蔡正国主持作战会议,参战的一四八师、一五○师各部队精心组织,周密安排,从1951年10月30日起,在我空军和地面炮兵的有力配合下,先后攻克大、小和岛和艾岛,歼敌400余人,拔掉了我军后方“毒瘤”。

五十军在朝鲜战场取得骄人战绩,与曾泽生军长、徐文烈政委、蔡正国副军长(在朝鲜战场牺牲)坚决执行上级命令、正确指挥分不开的,他们亲临第一线指挥战斗,鼓舞基层指战员英勇杀敌。

一天,曾泽生军长在志愿军总部见到彭总时,彭总紧紧握着他的手笑着说:“五十军在汉江两岸作战打的好啊,我要给你们补兵,优先给你们换装。”曾泽生动情地对彭总说:“我们尽力了,我们能在兄弟部队面前抬起头来了。”彭总一听“抬头”两字,风趣地说:“这是哪里话,你们不就是起义改编的部队吗?我彭德怀不是和你们一样,出身旧军队湘军,我从来没把你们看成后娘养的。”曾泽生深感彭总的真诚和信任及对全军的鼓励。

洪学智副司令写的回忆录中对五十军也有很高评价:“五十军和三十八军一一二师都打得很顽强,五十军是长春起义的国民党六十军改编的,这次和三十八军主力部队在一起,不甘示弱,打得英勇顽强。军长曾泽生一直跟着部队在前线指挥,每一点都要同敌人反复争夺,使敌人付出了沉重代价。”

1955年部队回国,曾泽生曾两次在北京受到毛泽东主席接见。毛主席与他谈到汉江作战时说:“你五十军打的蛮漂亮嘛!”主席当时对每个部队的位置、作战情况都十分熟悉。当曾泽生提出要入党时,毛主席说:“你这些年来进步很快,觉悟不低,其实你不需我批准,就可以加入共产党了。”主席话锋一转:“但你现在还不能入党,现在敌人拼命攻击我们,如果你以党外人士身份,向台湾、向全世界宣传我国新的成就,人家就能相信,促使他们更好地站到祖国这一面来。”主席一席话使他豁然开朗。

五十军军长曾泽生生于1902年,是云南省永善县人。早年他曾在云南讲武堂学习,后考入黄埔军校。抗日战争时期,曾泽生任滇军旅长,参加过台儿庄战役。抗日战争胜利后,曾泽生奉命去越南河内接受日军投降,升任六十军军长,随后被调入东北参加内战。1948年10月17日,曾泽生在长春率部光荣起义,参加人民解放军。1973年2月,曾泽生在北京逝世。国防部副部长肖劲光同志主持追悼大会,叶剑英、胡耀邦等老同志参加了追悼会,对其给予很高评价。

1964年全军大比武时,叶剑英元帅去五十军看比武,临行前朱德同志说:“那是一支从敌营来的新部队,是起义部队一面旗帜,一定要把这支部队建设好。”

五十军这支部队是入朝参战27个军里惟一的国民党起义、经过改造的部队,是惟一两次入朝的参战部队,也是惟一在空军配合下取得夺岛胜利的部队。尤其令人赞叹的是:在没有坑道和坚固野战工事作依托的情况下,坚守五十昼夜,进行了顽强的阻击,完成了防御任务。当今天我们回忆这段历史时,许多当年的指战员已经离开了人世,但他们的功绩永存,精神永在。■

(责任编辑 陈晓红)



E_mail:[email protected]